“反性骚扰运动”在欧洲现不同声音 遭百位女性反对

来源: 紫荆网  作者: 伐戈

[导读]1月9日,一百位欧洲知名女性突然在法国《世界报》上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她们在公开信中表达了对某些女权主义者的反对,认为她们是在“仇恨男性”。

11

“Metoo”反性骚扰运动在全球掀起热潮

紫荆网综合:据葡新报(记者 伐戈)1月12日里斯本报道:这两天,“蓝洁瑛被两个影坛大哥强暴”的消息再次引起关注,相信大家都有所耳闻了。涉及到“性”、“性侵”、“性骚扰”等字眼近年来频繁出现在大众视野,而反性骚扰运动也越来越引起关注。

娱乐圈那些桃色新闻早已漫天飞,什么“潜规则”、“性侵犯”等等花边新闻,在上世纪往往只成为人们的茶余饭后,很少有受害者站出来,也很少才出现大规模的反抗。随着“性骚扰”在职场中越来越普遍,人们才深刻意识到这种社会“毒瘤”,女性也变得更加独立自强,越来越不能忍受这种侵犯,反性骚扰的呼声越来越激烈,情绪也越来越高昂。

特别是“好莱坞大亨韦恩斯坦性骚扰事件”爆光后,女性不再对此沉默寡言,不再纵容乱象滋长下去。韦恩斯坦性骚扰事件在去年被曝光后,曾遭到他性侵犯的女明星一个一个跳出来指证韦恩斯坦,他成为了女性眼中的“大色魔”,人人喊打。西方社会更是爆发了集体性的“反性骚扰运动”——“Metoo”(我也是)。

这场“Metoo”反性骚扰运动自娱乐圈延伸到各领域的职场当中,很多女性加入了此运动,揭发职场中更多类似的事件,集体对侵犯女性的男性进行“民间审判”或者“快速审判”,把女性对遭到男性滥用职权而实施的性暴力的不满发泄出来。

反性骚扰运动形成了庞大阵营,集体扫射侵犯女性的男性。但也很多女性对此比较冷静,没有跟风。不过,部分支持反性骚扰的拥趸对不靠拢不站队的女性视作叛徒和同谋,部分女性的思想更加极端,甚至仇恨男性。

一些比较理性的女性开始反思,这些反映是否过于激烈,是否被部分女权主义者有机可乘了?

虽然“Metoo”反性骚扰运动在全球铺展开来,但非“一边倒”,并不是所有女性都对此抱有同样的看法。

1月9日,一百位欧洲知名女性突然在法国《世界报》上发表了一封公开信,这些欧洲知名女性当中包括法国著名演员凯瑟琳•德纳芙等众多女性艺术家、医生、记者。她们在公开信中表达了对某些女权主义者的反对,认为她们是在“仇恨男性”。

自公开信刊登后,舆情出现反转,不再是一味批判男性。这百名欧洲知名女性捍卫男性纠缠求欢的自由,并认为持续、笨拙的勾引不算犯法,还指出“Metoo”反性骚扰运动过于苛刻盲目,一些男性只是碰了某位女性的膝盖,或者发送了性暗示的短信,就遭到了“Metoo”运动的“审判”,因此丢了工作。

公开信指出,韦恩斯坦性骚扰事件开始让大家合理地意识到了女性遭受到的性暴力,这一现象在部分男性可以滥用职权的职场上尤为常见。而这种认识变化是很有必要的。但这种言论的解放逐渐向相反方向发展,有人以所谓的维护大众利益、保护女性、解放妇女之名,维持对女性的束缚,她们将永远都是受害者。

“Metoo”反性骚扰运动在社交网络上引起了一系列针对个人的公开谴责和控诉,遭谴责和控诉的男性却没有对此回应和为此辩护的机会,因为他们已经被视为“性犯罪者”,尽管他们唯一的错误就是碰了谁的膝盖,试图偷亲谁,在工作晚宴上说了些“私事”,或者向并未相互爱慕的女性发了带有性暗示的信息。

这种对“性骚扰”的净化,对“性犯罪者”的狂热“清算”等于把“猎物”送到了屠宰场,结束就了事,但这完全不是在帮助妇女自强,实际上在为那些性自由反对者、极端宗教分子、最坏的反动派服务。

这百名欧洲知名女性表示,她们捍卫纠缠求欢的自由,认为没有“纠缠求欢的自由”,就不会有“对性暗示说不的自由”,只是要知道如何回应这种“纠缠的自由”,而不是把自己当成是一个猎物,大门不出,拒绝接触异性,或者抵触异性,甚至仇恨异性。

但是,她们这种看法也遭到了反对。她们在公开信称,“现在,有人警告我们,逼迫我们承认性冲动在本质上具有攻击性、是粗暴的。但我们也足够明智,不把笨拙的勾引和性侵犯混淆起来。”

好了,现在问题来了,该不该抹杀男性纠缠寻欢的自由?性冲动有没有错?性冲动作出的笨拙的举动算不算性侵犯?如何定义性骚扰或性侵犯。女性对“性骚扰”应该怎样理性对待?女性过激的反映算不算女权主义和清教主义?

22

一百位欧洲知名女性突然在法国《世界报》上发表了公开信

责任编辑:刘恺